对付「港独」需雷霆一怒

2016-10-18    大公报

       第六届立法会首日会议以及议员宣誓就职,出现了堪称立会有史以来最不堪、最混乱的局面,候任议员「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及姚松炎三人刻意篡改誓词,宣誓无效,另有罗冠聪、刘小丽等人则以恶劣手法完成宣誓。由于未完成宣誓的三人被拒参与首次会议及主席选举,他们联同部分反对派议员在会议厅门外大吵大闹,推撞保安、冲击会场;包围秘书长陈维安,占领主席台,最后并撕毁及抛掷主席选票。首日大会在一片混乱叫嚣声中结束。

       建制派要齐心力挽狂澜

       立法会是基本法规定的唯一立法机关,政府一切法令、政策和措施都要拿到立法会去审议和通过,全港市民的利益和福祉都有赖于行政立法关系改善的进展和成果;然而,这庄严的圣地,却为一群无法无天的「痞子」和「恶棍」所劫持,成为他们「反中乱港」的舞台,广大市民唯有忍气吞声注视他们的恶心表演,无可奈何,看着他们燃点纳税人的金钱去烧毁香港的将来。

       任何人都明白,倒行逆施的现象不能继续蔓延下去,但如何拨乱反正,维护香港的安定繁荣,还香港人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

       这本应是特区政府的责任,可惜立法会分庭抗礼,行政主导形同虚设,面对反对派扯起「替天行道」的大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只好眼睁睁看着一群政治流氓,把立法会议事厅变成水泊梁山的忠义堂。

       本来,司法机构可以主持公道,以法律之剑压住妖风邪气。但法律界中人不少是反对派同情者甚至同路人,他们以自己的政治见解取代法律条文,对香港乱象视而不见,将冲击法治的暴徒当成是公民抗命的英雄,在他们的纵容和庇护之下,各路反对派才得以壮大成长。

       本来,我们可以寄望立法会去制衡反对派的疯狂。但是,有些识时务者太过懂得明哲自保,更有人希望能左右逢源,成为香港政治的不倒翁。不但不会和反对派的倒行逆施作坚决斗争,更企图利用香港的混乱形势刷存在感,坐山观虎斗,稳坐钓鱼台,在这种情况下,建制派中的忠贞分子纵然有心,却难力挽狂澜。

       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已为香港的稳定报下万全之局,除了基本法保障之外,行政主导,特首的最终任命权,立法会的组成方式,都有利「一国两制」的顺利施行。可惜,这些有利的条件却没有被充分利用,建制派也没有团结一致,完全经不住反对派的冲击。这种情况令人联想起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历史教训。

       当年的八国联军,加起来不到两万人,防卫北京的清军加上义和团超过二十万,而当时满清新军的装备比八国联军还要先进。但面对八国联军,却不堪一击,以至八国联军摧枯拉朽,直入北京如入无人之境。原因何在?第一,是中国有不少汉奸,八国联军进入中国,有中国人为他们作向导,有人替他们作脚夫;第二,崇洋恐洋,洋枪一响,清军便被吓破了胆,未战先败;第三,各自为战,没有人将各方面的力量组织起来,也没有人去唤醒国民的爱国心,所以无法抵抗势如虎狼的八国联军。

       拨乱反正保民安心

       现在香港的情况也相似。香港被殖民过百年,本来就有不少不认同回归的顺民;香港的崇洋现象也相当严重。一些人不敢以「一国两制」新思维办事,面对西方民主的挑战往往未战先败;更重要的是,特区政府及有关人等忽略了在社会基层推行爱国教育,甚至完全放弃了话语权,以至反对派可艾萨克豆成兵,以少数人的声音盖过整个社会的声音,制造了香港人重视本土利益没有国家观念的假象。

       中央政府一向恪守「港人治港」承诺,从不轻易干预特区政府的运作,但这并非「一国两制」意义的全部。当香港发生本身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中央政府有必要发挥「一国」的作用,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以保障七百万香港人的利益。面对香港的乱象,「港独」邪风兴起,惟有雷霆一怒,方能拨乱反正,保港安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