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民质变浅析

2016-09-29    信报

作者:文伟恩

       笔者在〈议员质劣选民质变〉一文中(刊2016年9月13日《信报》),曾讨论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中,部分议员(包括建制派和非建制派)的质素似乎差强人意,反映选民,尤其是非建制阵营的选民已发生质变。接下来应该要问的是,什么原因导致选民的质变?质变后的选民,特质为何?

       经济学中的「艾智仁——艾伦效应」(Alchian-AllenEffect)是一个合适的理论工具,帮助大家寻找选民质变的因素。该理论指出,两种可以互相替代而质素不同的商品,若同时添加价格相同的额外成本(如运输费),消费者会倾向选择质素较好(亦即价格较高)的商品,这是由于当额外成本相同时,等于令原本价格较高的商品的相对价格下降。进一步推论,额外成本愈高,则消费者会选择质素愈高的商品;相反,额外成本愈低,消费者便会选择质素愈低的商品。

       参与政治成本降低

       艾智仁发现这个现象和提出上述理论时,是以华盛顿苹果为例子。若把他的例子简化,读者可方便明白:假设在华盛顿,顶级苹果每个值2元,次级值1元,两者的相对价格便是2个次级苹果等于1个顶级苹果;如果把两种苹果运来香港出售,运输费一律每个苹果1元,那么顶级苹果的价钱就是3元,次级则是2元,相对价格便是1.5个次级苹果等于1个顶级苹果,顶级苹果变相是便宜了,于是顶级苹果多数会运到香港出售,反而多数华盛顿人只会买次级苹果。

       如果把「苹果」换成「参与政治」,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何今天的选民会出现质变。话说从前与现在「参与政治」的「成本」是大有不同的:从前人们要看新闻,多数会花钱买报纸;现在人们多数会选择看电视或网上新闻,而这些新闻,虽然不用花钱买(这便说明纸媒为何没落),但内容往往较简略。

       从前人们要公开讨论时政,可以去《城市论坛》,车费和时间不消说,一周只有一小时的机会,想发表意见,需有抽中的幸运;在报纸发表政见也是一个途径,但编辑对评论质素的要求非常高。现在人们想公开讨论时政,可以到网上的论坛或Facebook,不用花钱,随时随地,而且没有发言限制,不论次数、长短,甚至用语(就是粗口也可以)。

       「参与政治」的「成本」大幅降低,正面影响固然是更多人可以参与其中,但负面影响则是参与政治者的要求和质素都下降。兹举一个例子作对比,非建制的政治明星、公民党新界东议员杨岳桥,以网络宣传着称,翻看他在Facebook的短片,既有以恶搞和惹笑为卖点的「ThisAY」系列,亦有邀请其他议员就某一话题作较深入交流的「公民对谈」系列。

       笔者在这两个系列中,各自抽取最近期的5段影片作一粗略统计,显示「ThisAY」每集的平均时间约2分43秒,平均观看人次是41500;至于「公民对谈」,每集平均时间约19分钟,平均观看人次则是19312。

       由此可见,当人们愈是习惯透过成本低的平台参与政治,便愈倾向选择短小、简单、有噱头(gimmick)和精句(soundbite)的内容。如此,大概可以解释为何纯粹提倡「港独」或「自决」,而内容空洞、论述犯驳和言行矛盾的候选人,会得到大量年轻人,也就是所谓互联网世代的支持。

       不断学习去芜存菁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建制派的选民当中。他们参与政治的成本可能比任何人更低,原因是他们本身对时事和政治一知半解,甚至根本没有参与政治的意欲,之所以参与,也就是每逢选举都去投票,无非是俗语所谓的「蛇斋饼糭」之类的小恩小惠。由于他们参与政治的成本极低,对自己的政治行为和政治人物的要求也近乎没有,所以才能受任意摆布,成为配票的棋子,支持一些质素不高(如容海恩之类)的候选人。

       参与政治的成本降低,其最直接的效果是政治参与的普及化,情况跟推行免费教育必然是教育普及化一样,而教育普及化的实时影响是,制造大量质素参差的学生(教育不普及其实就是精英主义);同样,政治参与普及化的实时影响是,出现很多良莠不齐的政治人物和选民。

      大家于是可能会反问,既然如此,何必普及化?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参与政治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不能因为任何原因是剥夺;能够做的,只有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去芜存菁。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