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鸣 :「占中」两年祸未清拯救学子当务急

2016-09-29    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市政协常委

「占中」爆发至今已经两周年,但这场违法乱港的政治运动,对香港的祸害两年来一直未能清除。如果说对经济发展的伤害、对政治稳定的破坏、对城市声誉的影响,还只是暂时的,可以在短期内自我恢复,那么持续至今也是祸害最大的则是,法治不彰!

「占中」发动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被撕裂后的社会至今仍未能愈合,鼓吹违法暴力的政治主张依旧大行其道,青年学子更被极端对抗视作得补充的「新血」。反思「占中」,不仅仅是要从惨痛的经验中汲取教训,更重要的是,要寻找避免再发生类似事件的方法,杜绝它的源头,消除它的祸根,香港市民绝不希望看到非法「占中」,或者它的续集「旺角暴乱」事件的再次重演,更不想看到社会继续在撕裂中严重内耗下去。清除「占中」遗毒,拯救学子免受极端思维荼毒,应是香港社会的当务之急。

79天的非法「占中」,对香港造成的负面影响是极其深远的,许多市民仍然不会忘记在金钟、旺角一带的怵目惊心的暴力行为,不会忘记香港经济饱受的严重创伤,更不会忘记市民所珍视的法治精神被政客践踏于脚下。如果不是香港在回归后所打下来的良好基础、特区政府的高效治理与警队的付出、中央政府的强而有力的支持,「占中」很可能已经摧毁了整个香港,我们也不会有机会在这里讨论非法「占中」的流毒。所谓居安思危,即便香港目前已非「安」,但仍有必要反思「占中」之「危」。

社会撕裂至今无法愈合

有句话叫「好了伤疤忘了痛」,但对香港来说,「占中」之伤固然已去,但「占中」之痛市民是无法忘记的。79天的大规模违法行为,彻底撕裂了香港社会。发动「占中」是少数政客,在幕后出钱出力的更有境外政治势力,但被推到对抗最前台的,绝大多数都是青年学生。在一些看似冠冕堂皇的政治口号煽动下,整个社会被卷入严重的政治对立当中。父子之间、朋友之间、夫妻之间、同事之间,一夜之间突然成为陌路人。社会是由一个个家庭单位组成的,「占中」却是从家庭入手,硬生生将这种亲情关系撕裂。不论「占中」搞手手段如何,一个基本的客观事实是,「占中」之后香港社会内部之间的对立情况前所未见,不仅「塞拉利昂下精神」不见了,不同群体间的不信任感空前增加,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暴戾气氛。

非法「占中」造成原有的社会内部平衡关系被打破。两年过去,不仅未能弥合分歧与裂痕,反而因为不断出现的新的政治行动而进一步加剧。市民看到,在一连串的立法会「拉布」行动,在街头的所谓「本土组织」,在去年的区议会与今年的立法会选举等等,都在进一步恶化我们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如果香港社会内部这种对立情况无法得到最大程度的纾缓、内部的严重不信任甚至是敌视不能有效化解,香港将走入一个无法遏止的恶化趋势,莫说难言团结发展,即便是能否保住现有的根基亦是很大的疑问。要重新凝聚社会团结共识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现在不去做,将永远不可能回到「占中」前的香港。

极端暴力依旧大行其道

不论从哪个角度去看,「占中」都是违法的极端政治行动,尽管其发起人一直以「爱与和平」作为宣传口号,但其后79天的事实却无可争辩地证明,违法与暴力是「占中」的手段。其间所出现的大规模暴力行动,有的甚至有计划有目的针对警员的袭击,有的则是针对反「占中」的普通市民,有的则是对立法会等公共机构设施的破坏,这些都是以所谓的「民主抗争」去进行「合理化」的暴力行动。「占中」及其幕后势力不断去灌输一种新的政治抗争思想,即「要用暴力去对抗暴政」、「暴力是实现民主的必要手段」。受此影响下,「占中」结束后至今,暴力对抗的阴影一直盘旋在香港上空。

在「占中」惨败后一个月,警方就破获「全国独立党」的藏械案件;立法会外出现垃圾桶爆炸案;上水再出现针对内地游客的暴力行动。而今年初的「旺角暴乱」,则是「占中」极端暴力政治抗争哲学的「集大成者」。血淋淋的场面,警醒香港市民,「占中」尽管结束,暴力从未消失。香港市民一直引以为傲的是法治精神,香港繁荣稳定所依赖的是良好的社会治安,这种暴力抗争不仅不可能达到反对派所要达到的目的,更无异于将香港推向暴力城市的万劫不复境地。试问,届时香港还能有外资、还能有游客、还能有发展的空间吗?遏止「占中」萌发的暴力极端思维,就是要维护香港市民的切身利益。要做到这点,不可能单靠警方,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青年学子难避政治黑手

「占中」之祸,或许不在于对经济的破坏,暴力行为固然凶猛,但总有法律可以制裁。但市民所忧虑的却是,当法治不彰,无法对违法行为作出符合法治精神的判决时,无异于发出错误的信息。可惜的是,「占中」发动者至今两年依然逍遥法外,「占中」期间的主要参与者有的要么无法被起诉,要么重罪获轻判。这种恶劣现象实是对「占中」的最大「肯定」,亦是对青年学子造成恶劣影响的根本原因。极端政客可以以「洗脑」学生,青年人又可以此来为自己暴力行为开脱,堂堂法治香港,竟无法对违法者作出审判,真是荒谬莫过于此。

广大市民都清晰的看到,「占中」之后,幕后势力并没有停止政治破坏行动,而是将魔爪伸向了更多的莘莘学子。围堵立法会的竹竿、冲击警队防线的自制武器、旺角街头的砖头,绝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十多岁、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更有甚者,「港独」势力打着与「占中」同样的旗帜与口号,意图将影响力伸入中学校园。十多间中学更因此成立了所谓的「本土关注组」的「港独」组织。因「占中」而衍生的这股极端势力,正以令人忧虑的手段与方式去达到控制学生的目的。有所谓防微杜渐,在刻下情况还非完全不可控制之下,全社会必须保持高度的共识,绝不能让极端势力残害我们的下一代,此方面工作可谓刻不容缓。这是关系香港的最根本利益。

「占中」两年以来,香港社会几乎没有一刻停止过激烈的政治对抗。「占中」有如打开了的「潘多拉之盒」,一场巨大的政治瘟疫已在香港蔓延。所有热爱香港、对香港负有起码责任感、崇尚香港法治精神的市民,都应当团结起来,凝聚必要的共识,彻底清除「占中」流毒,拯救香港,拯救社会,拯救我们的下一代。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