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管治面对空前挑战

2016-03-10    大公报

       作者:杨坚

       2016年2月28日第五届立法会新界东地区一个议席补选结果,向香港提出来三个问题:

       (1)2015年11月第五届区议会竞选和本次立法会补选,为什么反对派否决普选行政长官议案、令香港合资格选民丧失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机会,却未获得应有惩罚,亦即所谓「票债票偿」的预期没有成真?

       在这一现象背后,至少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即:反对派鼓吹的「真普选」,依然为香港相当一部分居民(选民)所追求。

       政治光谱剧变

       (2)为什么反对派在立法会变本加厉地制造「流会」「拉布」,空前严重地阻挠特区政府管治和施政,却没有因此损失选票?

       就在立法会补选前一天,2月27日,反对派百般阻挠,以致高铁香港段追加拨款申请未能赶在2月底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所通过,有关工程面临停工。这显然是香港的损失,尤其是香港纳税人的损失。但是,相当一部分香港居民(选民)基于政治立场和理念,仍将选票投给了反对派参选人、令其胜出。

       (3)为什么2月9日凌晨「旺角暴乱」血淋淋的情景历历在目,暴乱始作俑者、本土民主前线的一位已被警方拘捕、取保候审的成员,竟获得逾15%选票?

       本土民主前线的参选者原本籍籍无名,因参与旺角暴乱被捕而成名。有人说,逾6万选民投票给他,不代表这些选民都支持暴力。但换一个角度,至少必须承认这些选民不反对暴力。

       以上三个问题带出另一个问题——香港政治向何处去?

       在立法会补选前夕,2月27日,香港中文大学全球政经硕士课程客席讲师袁弥昌,在《明报》「观点」版「笔阵」栏目发表《激进本土派冒起与新政治光谱的形成》,称:长期以来香港政治以「泛民主派」与建制派对立的政治光谱,在旺角暴乱后出现了变化。其逻辑是:「『泛民』建制这一阴一阳,其形成以及背后驱动的动力都源自中央,令『泛民』与建制双方一直以来只需要作简单的政治表态,单凭这样便可捞取政治利益,根本毋须注重内涵。」「基于同一原因,『泛民』与建制派很自然认为没有必要认真对待本土主义,以致长久以来也对之采取忽略、回避,甚至无视的态度。」「令本土甚至『港独』要求成为了本土派专享的政治能量和道德高地,而激进本土派就挟着这股威势向『泛民』叫板」。「原有的『泛民』—建制政治光谱失去了实质意义,『泛民』与建制派的博弈,由当初的零和游戏变成现时的负和游戏(negativesumgame)」。「无论新政治光谱何时出现,是以取代旧光谱抑或以另一轴线的形式出现,都急需充实内涵。在这层面上,首先出现的应该是对应目前急剧冒起的激进主义的保守主义,由此亦将形成保守—激进的政治划分或轴线。这种保守主义只是相对激进而言,本身并不反对进步;只是反对激进的进步,并重视已建立之体制,以及香港一直以来赖以成功的传统及核心价值。」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那么,建制派和传统反对派,将分别而同时呈现空前分化和分裂,各有相当一部分政治团体或个人加入两个新的政治阵营——保守本土派与激进本土派。相应地,如袁弥昌所期望:「随着『泛民』—建制政治光谱逐渐失去意义,事实上中央再没必要维持目前直接控制香港的方针,应该趁机抽身而退,收回在香港投放的过多能量,力图避免在未来的风波中引火烧身,加剧陆港矛盾的危险。」袁弥昌以为「香港目前确实需要一种本土主义以代替尚未成形的民族主义,方可令香港继续壮大,再创高峰。」毋需赘言,这是对「港独」的憧憬!

       政争方式急速转变

       在新界东补选后,鉴于本土民主前线参选人获得逾15%选票,3月1日《明报》发表题为《暴力抬头港独隐现,补选折射情势诡谲》的社评,称:「香港事态演变至走向暴力与反暴力、港独与反港独斗争的可能性愈来愈高,这是最坏的发展,目前看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局面,香港前途使人忧疑困惑。」

       社评呼吁:「未来香港将有暴力与反暴力、港独与反港独斗争,这种30多年来从未预期出现的最坏情况已经近在眉睫,这是对香港的严峻挑战,今后整体社会必须认真面对,勿再继续养痈为患。」

       爱国爱港阵营必须清醒地认识形势严峻。香港政治斗争焦点正急速转移。在反对派否决普选行政长官议案前,香港政治斗争围绕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制发展。而今,转移至围绕香港特别行政区性质——是坚持「一国」抑或谋求「港独」。

       香港政治斗争方式正急速转变。「占中」前,两大对抗阵营基本上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以和平方式「过招」。而今,激进反对势力诉诸暴力、牵引整个反对派阵营趋于更激进;遏制暴力、维护社会安定成当务之急。随着香港政治急剧演变,香港社会呈现思想混乱,无论对「港独」倾向喜出望外抑或忧心忡忡,都是思想混乱的反映。

       毋须赘言,任期不足一年半的本届政府,将面对空前严重的管治和施政困难。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