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鸿沟影响港人政治取态

2015-01-17    香港《明报》

作者:黄伟豪 陈思恒

       "We are What we Read."

       我们常听到"We are what we eat"这句说话,意思是从一个人选择吃什么,可以知道他是什么人。推而广之,"We are whatwe read"同样成立,一个人透过什么媒体来认识这个世界,足以反映和影响其政治取态。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委托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于去年11 月中进行「媒体和公共事务」意见调查。本文以所得数据,分析不同政治取态的人的媒体习惯,和了解他们得知时事资讯的具体途径,并探讨香港人有否被「信息鸿沟」(digital divide)所影响,即是否有群体因年龄、知识和资源的差异,因而对媒体缺乏选择,活于一个资讯被「筛选」的狭隘世界里,使他们对香港政治议题的取态同时被影响。

       表一以对占领运动的取态将受访者分为3 类,细看各组的时事资讯主要途径。支持者中,约四成人选择网站或社交媒体,其次是报章杂志,透过电视接收资讯的不到两成;不支持者的情况完全相反,逾四成半人选择电视,只有约一成选择网站或社交媒体。值得注意的是,两类人的报刊阅读比例均是三成多,但其中选择却甚不同。近六成支持者是《苹果日报》的读者,约一成读《明报》;不支持者则主要阅读《东方日报》,比例达三成八。虽然以电台作资讯途径的受访者并不多,但在他们当中,近八成不支持者收听「港台」,支持者有近四成选择「商台」,比不支持者多近两成。选择电视台方面,支持者只有不到一半选择「无线」,四分之一收看「有线」;取态「一般」和不支持的电视观众则分别约八成和七成透过「无线」接收资讯。

       年轻少读报、高学历高收入少看电视

       若媒体选择与政治取态有关,我们要问的下一个问题是,大众对媒体的选择是完全自由,还是有「信息鸿沟」(digital divide)的存在,令部分人因缺乏知识及资源,而得不到全面资讯,被困于一个偏颇的世界之中?表二先将受访者按年龄分5 组,在最年轻的一群(18 至29 岁),报刊读者不足两成,但其余4 组的比例约三至四成;电视观众和网络使用者则成反向趋势,电视观众比例随年龄上升,由「18 至29 岁」的23.44%递增至「60 岁或以上」的53%,网络使用者比例随年龄下降,由「18 至29 岁」的57.18%递减至「60 岁或以上」的5.19%,非常悬殊。若将受访者按教育程度分3 组又如何?最显著的分野再次在于看电视和使用网络:逾半「小学或以下」受访者均倚赖电视得知天下事,使用网络的只占3%;具专上学历的受访者则偏向透过网络接收资讯,比率接近三成半,只有约两成半人选择电视。最后,将焦点转至收入,月入1 万元以下的受访家庭几乎不透过互联网接收资讯,月入2万或以上才有较多机会接触互联网资讯;月入低于2 万元的受访家庭,逾半倚重电视作资讯途径,反观月入5 万或以上的受访家庭只有28%透过电视接收资讯。

       信息鸿沟成为高墙

       在现今撕裂的香港社会下,媒体的影响力不仅是单纯的资讯分享,更形成一个「归边」的过程,变成不同声音的「回音谷」,强化己方价值的同时,亦隔绝了与对方的沟通,加剧两极化的对立。与此同时,从上述分析可见,「信息鸿沟」极可能已在香港形成,成为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穷者之间的一幅高墙,阻碍他们沟通的同时,亦加强了现今媒体的「回音谷」负面效应。面对如此两极化的政治对立和媒体生态,如何收窄「信息鸿沟」,加强市民的媒体选择能力,已成为香港社会如何修补撕裂和重建政治共识的关键。

       作者黄伟豪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陈思恒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研究助理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68598776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