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资讯
友情链接





王光亚:准确理解中央对港政策 营造理性合作的社会政治环境

2016-07-05    紫荆网

图:王光亚强调,在“一国两制”的安排下,内地和香港要合作而不是疏离和对抗。

       5月17日至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来港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并对香港特区进行视察。期间,张德江委员长出席了多场正式活动,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香港社会各界和舆论反响热烈,对有关问题的讨论仍在持续。在香港回归祖国19周年之际,本刊记者专访了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王光亚,听他深入解读张德江委员长讲话精神,分享对社会关注的一些热点问题的看法。

       张德江委员长视察香港的效果超出预期

       记者:5月中旬,张德江委员长来香港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并对香港特区进行视察。事前,香港社会对这次视察的目的有多种猜测。请问这次视察活动有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王光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视察是常规安排,因为自港澳回归以后,国家领导人曾数次视察香港、澳门。这次视察之所以受到较多关注,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香港过去一段时间局势比较复杂,另一方面这是十八大以来首位中央政治局常委视察香港,也是张德江委员长分管港澳工作后首次视察香港,香港社会对这次视察释放什么信息更为关注。这次视察主要有三个目的:一是宣示中央政府支持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的立场;二是广泛接触社会各界,听取各方面对“一国两制”实践和香港发展的意见建议;三是结合香港当前的情况,阐述中央坚定不移地贯彻“一国两制”、基本法的方针政策。在港期间,张德江委员长共出席了18场正式活动,行程紧凑,内容丰富,包括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和社会各界欢迎晚宴,听取特区政府施政团队的工作汇报,会见包括“泛民”议员在内的不同政治光谱人士,与大学校长、院士和专家学者谈创新发展,视察公共房屋,探访安老院等。张德江委员长用港人听得明白的语言多次发表重要讲话,用港人看得明白的方式来体现中央对香港的重视、关爱和支持。委员长清晰阐明了中央对港方针政策,为香港未来发展立牌指路,引导香港社会形成理性、包容、和谐的社会政治氛围,增强了香港社会的信心,社会各界对此反响积极热烈。应该说,通过这次视察活动,中央对港的政策信息得到了准确释放和香港社会的很好接收。视察活动获得了圆满成功,甚至比预期效果还要好。

       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是一贯的

       记者:张德江委员长在社会各界欢迎晚宴上的讲话提到“一国两制”要“勿忘初心”,得到了广大香港同胞的共鸣。但也有人仍然担心中央对香港的方针政策会变,请问您对“一国两制”在香港19年的实践和未来怎么看?

       王光亚:“一国两制”来自于邓小平先生的远见,在中英谈判后成为了制度设计,在1997年以后成为了现实。这项举世仅有的制度安排,不但使中国政府以和平方式对香港恢复行使了主权,还最大程度地保留了香港的特色和优势,保持了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同时也为国际社会以和平方式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提供了范例,作出了独特的贡献。19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是成功的,国际社会对此也是认可的。尽管“一国两制”实践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但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近两年香港总有人说,香港白皮书提出“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显示中央对港政策有所改变,收紧了。这不是事实。中英谈判时这一点就很清楚,主权和治权是不可分的,恢复行使主权的方式就是行使治权。全面管治权包括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中央的权力都明确规定在基本法里,包括:国防、外交,任命特首和主要官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进行解释,中央在政改中的角色,等等。第二个层面是中央通过基本法授予特区行使的权力,包括行政、立法、司法等权力。同时,中央未授予特区的权力仍归属中央。所以我们说根据基本法,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不是完全自治。

       “一国两制”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重要课题。我国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但同时要根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来管理经济、社会、法律、意识形态均不同的特别行政区,这确实会带来挑战。香港社会经常评论中央的对港政策是软了还是硬了,是松了还是紧了。中央对港政策并不存在软硬、松紧的问题,对具体事件的处理立场、方式取决于事件本身。不同的时间要解决不同的问题。在有些问题上,比如政改问题,中央考虑问题的侧重点可能与香港社会部分人有所不同,同时又具有主导性权力。所以我要说中央的立场是一贯的。中央真心希望香港好,不会做任何事情去破坏“一国两制”。事实上,中央在处理香港问题时保持了充分的耐心和最大的克制,例如“占中”违反法治、破坏社会秩序,但中央很谨慎,保持最大的耐心直到事件最终平息。中央是看长远、看整体的,不会被眼前的一些乱象所迷惑、分心,将会继续坚定不移地落实“一国两制”,这是祖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最大公约数。我们会坚持原则,也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处理香港问题。

       “泛民”应当尊重中央的权力,做特区的建设性力量

       记者:香港很多人关注到,张德江委员长在出席各界欢迎晚宴前会见了四位“泛民”议员,这被视为中央有战略意义的一种姿态。请问这一安排是否释放了新的信息?

       王光亚:张德江委员长视察香港,下飞机后就讲明了来意:看、听、讲。这次会见就是要听取不同政治光谱人士的意见。不同之处或者说社会比较关注之处,在于委员长直接地与“泛民”议员代表作了简短的沟通。这其实并不新鲜,也不是新姿态。中央历来重视听取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张德江同志听取“泛民”议员的意见,也不是第一次,12年前他在广东主政时就会见过全体立法会议员。我去年、前年也都跟他们公开见过面,私下与他们也见过面。张晓明主任政改期间与“泛民”政团会过面;港澳办副主任冯巍在去年8月也与民主党会面,就广泛领域交换意见。中央政府一向认为,绝大多数港人是爱国的,是真心支持香港回归和“一国两制”的,我们所接触的光谱越阔越好,这符合“一国两制”的内在要求。香港是个多元社会,有不同政见、存在“泛民”政团是正常的。这种情况会伴随着“一国两制”长期存在。在尊重“一国两制”的前提下,“泛民”人士、政团可以持不同意见。中央不可能不听取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代表着相当数量的市民。我去年当着大多数立法会议员的面公开讲过,在中央看来,“泛民”中的大多数是爱国的。特区的所有政权机构都是按全国人大通过的基本法设立的,是通过法定程序产生的,并且依法行使职权。“泛民”的立法会议员是特区政权体制的组成部分。从基本法的角度看,他们也属于建制人士。正确处理与中央的关系是所有在香港参政的团体都要考虑的问题,“泛民”政团尤其要考虑这个问题。在“一国两制”的实践中,“一国”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为中央的权力。“泛民”政团和人士应当明白基本法规定的中央的权力,应当尊重中央的权力,也应当维护中央的权力。张德江委员长明确表示,“泛民”政团要与中央有关部门接触和建立联系。我相信这样的接触和讨论以后还会继续,会更多。我也相信,香港市民希望看到这样的接触、联系与讨论。我们会依据国家法律,积极解决一些“泛民”人士与内地有关的问题。我们希望“泛民”成为特区的建设性力量。

       应当珍惜和维护香港法治

       记者:张德江委员长在欢迎晚宴上的讲话中还提到法治问题,这也是当前香港社会很多人关心的。请问您对当前香港的法治状况怎么看?

       王光亚:香港有很多优势,法治是其中之一。张德江委员长在讲话中对法治的重要性讲得很清楚。国家在改革开放之后也致力于现代化建设,不止是看经济增长,也重视民主和法治建设,这些也是我们追求的重要价值。法治已经写入了国家宪法。内地与香港的法律体系不同,对法治的理解也有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我感觉,最近几年法治作为香港的核心价值受到了冲击,这当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社会的泛政治化,“占中”和旺角暴乱是极端体现。这些明显的违法行为如得不到社会应有的警觉和反对,得不到依法应有的惩罚,再过些年,人们对法治就不会那么敬畏了,香港的法治优势就会丧失。我希望香港社会各界、所有的政治团体、特区政府,包括执法和司法机构都思考和重视这个问题,共同维护“法治””这一核心价值。

       内地香港要合作共赢,维护国家安全

       记者:近年来,内地与香港民众在交往中出现不少摩擦,香港出现了不少以维护本土为名、主张与内地隔离的激进团体,甚至还有公然打出“港独”旗号的组织。您对此怎么看?

       王光亚:在“一国两制”的安排下,内地和香港要合作而不是疏离和对抗。内地的改革开放从港澳获益很多,港澳有困难的时候中央也全力相助。例如香港面临亚洲金融危机、非典疫情、国际金融危机等冲击时,中央先后推出“个人游”、CEPA等一系列措施帮助香港稳定市场,促进经济复苏。同时,在内地遭遇汶川大地震那样的特大自然灾害时,香港同胞也纷纷慷慨解囊。这都充分印证了两地同胞血浓于水的感情。内地和香港要合作共赢,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当然,两地意识形态不同,但我相信不同意识形态的社会并不必然走向对抗,两地仍然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也有可以互相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世界上有些价值是共通的,比如民主、人权和法治,但各地的特殊性也是客观存在的,要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来实现这些价值。即使我们有不同看法,也不会公开批评香港的体制、生活方式或者意识形态,但香港“泛民”中的一些人却常常希望在内地的变革中扮演某种角色,也有人企图利用香港给国家制造麻烦,影响内地的政治发展进程,这是僭越“一国两制”的行为。

       当前香港新的政治势力冒起,其中出现了鼓吹自决、“港独”的小部分极端分子。中央对这股势力正在严密关注。我想这种现象的出现有深刻而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从世界范围看,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给很多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态带来挑战,世界很多地方还没有摆脱危机的影响。激进和极端主义在很多国家有抬头趋势。就香港而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又慢于周边的国家和地区。青年人的社会、经济压力很大。近几年香港社会泛政治化,处理一些极具争议性问题引发的分歧和矛盾,容易使青年人产生对社会、对政府的不满。在这种大背景下,香港出现的问题并不是特有的。我相信香港社会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像人的成长一样,有一个成长的躁动期。经过这个时期,社会政治,包括新一代从政者都会成熟起来。我相信极端和“港独”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注定走入死胡同。

       我们要准确把握张德江委员长“勿忘初心,保持耐心,坚定信心”等讲话精神,客观面对“一国两制”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理性、务实地讨论问题,求同存异地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减少政治对立和对抗,营造相互尊重理解和合作的社会政治环境,共同应对“一国两制”实践中的新挑战。我相信,经过中央、特区和全体香港同胞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实现“一国两制”的美好未来!(原文刊载于2016年7月号《紫荆》杂志)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