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时评
友情链接





香港与祖国:不可分割的血脉与命运

2016-09-26    大公报

       作者:王振民

       历史法学派认为,法律,一如语言,乃是一个连绵不绝的历史发展过程本身。换言之,法律是一个国家历史发展过程的高度概括和体现,宪法是一个国家最重要历史经验的总结和凝练。法律是一个国家活的历史,其存在的意义在于不断以具有强制力、约束力的方式向今人和后人展示、讲述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什么样的历史,就有什么样的法律。立法者并不能制定法律,而只能表述客观已经存在的法律——也就是社会发展的规律。「法律」一词的英文「law」本身同时就有「规律」的意思。法律人(lawyer)应该同时是历史学家,要认识、了解一国的法律,首先要认识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
       基本法序言开宗明义写道, 「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正文第一条写道,「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这些表述既是法律,更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制定基本法的人不是人为「制造」出这些说法,他们只不过把香港和祖国自古以来的血肉联系、把香港与祖国内地在历史长河中早已成为坚固的命运共同体这一事实加以描述罢了。我想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基本法为何这样写,为何香港与祖国之间的血脉亲情难舍难分,为何香港与祖国是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
    民族屈辱历史不能忘记香港地理上位于中国华南地区,珠江口以东,南海沿岸,北接广东省深圳市,西接珠江,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广东省珠海市以及中山市隔珠江口相望,其余两面面向中国南海。从地理上看,香港毫无疑问是中国的组成部分。

       从历史上看,香港自古以来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842年以前的「一国一制」,在行政建制上香港一直隶属于广东省。西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很快派大军深入岭南地区,在此设立郡县,开始对广东地区包括当时的「香港」一带实施管辖。自此历朝历代中央政权莫不对这片土地实施有效管辖,时间长达2063年。在这两千多年时间里,从秦皇汉武,到唐宗宋祖,再到元明清三代,香港与祖国其他地方完全实行「一国一制」,一同经历战乱,一起分享荣光。那时香港没有独立的历史,中国史就是香港的历史,其中发生在香港的一件大事,是宋朝末代皇帝赵炳曾逃难于此,九龙城区至今还有一个名为「宋王台」的纪念石碑,以纪念当年发生在这遥远渔村的国家历史大事。
    1840年爆发的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也正是这次战争,让香港「暂别」2000多年中华帝国共同体,走上了国内和国际舞台。中国古代史在这里结束,中国近代史从香港开始。其实,当时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更倾向于索取更大、更富有的舟山群岛,如果不是历史的偶然,香港会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继续跟随国家历史的沉浮而起伏。

       1842年的《南京条约》,中国被迫割让香港岛给英国,道光皇帝当时对香港几乎一无所知;1860年的《北京条约》,中国被迫割让九龙半岛;1898年又被迫将新界租借给英国99年。对中华民族而言,失去香港是一段屈辱史,是近代中国为自身落后而付出的代价,但也激发了一代代仁人志士探索让中国富强的道路和良方。从失去香港的那一刻起,从清末到民国,再到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无时无刻不关心牵挂着香港,始终希望让香港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本质上是命运共同体
       英国在香港统治的156年,是香港历史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即「两国两制」。香港走向了一条与祖国不同的发展道路,从此开始有相对独立的历史,但仍是中国史不可分割的部分,有时甚至是重要组成部分。英国156年的统治并非从头到尾都非常美好。大部分时间里,英国的殖民统治本身独断专制、腐败横行,港人享受不到多少真正的权利和自由,更谈不上什么民主和法治;另一方面,尽管和中国中央政权断绝了直接联系,但从太平天国起义到甲午战争,从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到辛亥革命,再到军阀混战、八年抗战和国共内战,国家长时期战乱、内忧外患也都深刻地影响着香港。
      客观地说,在上世纪40年代之前,香港各方面的状况还不如上海,当时上海是远东的大都会,无论哪方面都比香港好。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香港的日子要比内地好,但也不是非常繁荣。祖国长期闭关锁国,香港一度成为国家唯一的对外贸易窗口,在特殊年代以特殊方式发挥了「超级联系人」的作用。另外来自内地的同胞其实很多不是难民,而是富人和各方面精英,客观上给香港带来了全国的财富和人才,为香港后来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和人才基础。这点类似1949年后的台湾。
       香港真正的大发展是从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香港的腾飞,乃至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与国家改革开放正好同步。香港是改革开放最大的受益者和贡献者。由于特殊的地理和历史地位,香港一直扮演着中国内地与世界各方的「联系人」角色。「联系人」一定是双向的,如果中国内地不开放,香港也就没办法担当「联系人」。所以,国家开放使香港充分发挥了「联系人」的功能和作用并从中获益,香港同时也给内地发展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成为内地最大的境外投资来源地,两地在这个过程中共同发展壮大起来。
       历史反覆证明,即便在英国殖民统治的「两国两制」之下,一个贫穷、落后、封闭、混乱的中国绝不是香港之福;如果中国乱,香港也绝对无可能独善其身。祖国不好,香港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相反,一个开放、稳定、繁荣的祖国一定是香港之福,香港一定从中获益。国家对香港的影响无论正面反面,都一定存在,因为我们本质上还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祖国繁荣是最大利好

       香港历史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就是1997年以后的「一国两制」。回归近20年来,香港能够持续保持繁荣稳定,主要也是得益于国家持续深入的改革开放。香港和祖国内地同舟共济,共同发展,内地通过香港对外投资额占总对外投资总额的近60%,这对内地的发展起到了强大的助推作用,香港也在这个过程中获益甚丰。一方面与过去一样,开放繁荣稳定的祖国是香港最大的利好,是中央对香港最大的支持,比任何「大礼」「红包」都更重要、更根本;另一方面香港是国家重要的资产,没有香港,中国的现代化可能要摸索更长的时间。香港为国家的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中国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没办法取代的。

       过去40年的历史说明,一个开放、文明、繁荣的祖国,一定会带来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祖国好,香港一定好。
       无论1842年以前的「一国一制」,还是1842至1997年的「两国两制」,或者1997年以后的「一国两制」,或者2047年以后,香港与祖国同属一个命运共同体的事实都无法改变。香港应该庆幸在国家改革开放、欣欣向荣的时候回归祖国。香港应该继续助力国家的改革开放,无论经济、民主、法治都应该为国家树立积极、正面的典型。香港730万人的民主如果做不好,如果民主带来的是极端、暴力乃至分离,如何能够期待14亿内地同胞大胆发展民主呢?如果我们在香港不把法治当回事,肆意破坏法治,如何让内地14亿同胞学习香港的法治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脱离祖国母体的156年里,国家并没有忘记香港。英国占领香港后,曾允许清政府在九龙城寨设置官府,为在港的内地居民提供服务和管理(也许这就是最早的「中联办」?),二战时期,英军投降导致香港被日本占领了三年零八个月。在此期间,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和港人共患难,开展营救,抵抗侵略。二战结束后,英政府与当时还只是中国地方政权的中共政权达成协议,中共的武装力量撤回内地,另一方面这个特殊的政治实体可以在港设立代表机构——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与香港政府进行事务性交涉。这就是中联办的前身。2000年1月18日,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正式更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从这个意义上看,中联办作为中央驻港机构,早已是香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香港有年轻朋友问我,祖国强大了,内地全都开放了,香港是否没用了,没有前途希望了?于是有人就想躲避祖国,试图把香港的门关起来,甚至完全与祖国切割,有些不惜采取极端手段破坏香港。看到这些很令人痛心,香港不属于几个人,而是属于700万香港同胞,属于全国人民,香港与内地本来就是一个统一体。折腾香港这个局部,就是折腾整个国家。香港「感冒」了, 「生病」了,吃药的不仅是香港,而是整个国家。香港乱了,对于国家全局的损失可能是万分之一,但是对于香港这个局部,却是百分之百,这是我们谁都无法承受的。
       如果把香港与祖国内地对立起来看,有人会觉得祖国强大对于香港是威胁。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让内地开放、不让内地进步、不让内地繁荣,来换取香港的繁荣呀!在一个开放、自信、繁荣的大中华,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的角色更能发挥,香港会更加获益,这是香港当年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的重要原因。
       不做民族复兴的旁观者
       如果香港诚心诚意把其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部分来看待自己,就不会把国家的发展、稳定、繁荣视为对香港的威胁,而是千载难逢的机遇。1842年以后我们已经习惯于看到贫穷落后的祖国,今天中华民族正在伟大复兴,香港同胞作为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与有荣焉,而且有重要角色需要担当,有更重要的作用需要发挥。「一国两制」为我们参与国家的建设发展、参与「一带一路」等重要国家战略,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政策保障,有无限的可能和希望。我想在此重复我过去常说的一句话: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香港不能做旁观者,必须要做参与者、积极贡献者。
       展望未来,一百年、一千年,永远永远,香港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人能把香港从祖国分离出去。从历史长河来看,英国管治香港这156年实在是弹指一挥间,根本改变不了香港的血脉和中国属性,香港的本质和本源是中国/东方,不是英国/西方。祖国永远不会再抛弃香港,外族统治的历史也绝不会重演。随着时间的推移,香港与祖国的联系将更加紧密,中国人的认同将更加坚定,基于「一国」的命运共同体将更加牢固。无论回归后经历了多少风雨,无论156年外族统治中发生了什么事情,香港最终都要坚决、坚定地与自己的祖国站在一起,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潮流和时代大势。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