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时评
友情链接





「港独」已与「台独」合流,澳门「本土派」呢?

2016-12-29    新华澳报

       作者:永逸

      「港独」与「台独」合流一事,在经过几天发酵后,终引起中央相关部门的警觉和注意。昨日,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在国台办年终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询问时指出,我们此前发布会已经多次表明了我们的严正立场。一小撮「台独」势力妄图与「港独」相勾连来分裂国家,是不可能得逞的,安峰山还引用了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先生》词章中的「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来形容「港独」与「台独」的合流,最终也只会落得头破血流的下场。

      此事指的是,香港三名「本土自决派」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姚松炎、朱凯廸,以及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将于下周六赴台,出席新兴「台独」政党「时代力量」举行的举行两场名为《时代众志.自决力量:二零一七台港新生代议员论坛》的座谈会,他们届时会与「时代力量」三名「立委」林昶佐、黄国昌、高潞.以用,及「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对谈。本来,主办方也邀请了另一主张「本土自决」的立法会议员刘小丽出席,但刘小丽因公务无法出席。

      「时代力量」的官方网站提到,台湾和香港两地于过往的一年均出现「公民运动者」由社会运动走进政治运动,这些「政治新鲜人」如何继续保持运动的能量和回应社会期待,让社会议程在政治场域中得以持续并拓深民主,是两地议员都面对的议题。因此,他们将于一月七至八日,举行两场名为《时代众志.自决力量:二零一七台港新生代议员论坛》,邀请香港的「本土自决派」议员罗冠聪、姚松炎、朱凯廸、刘小丽,及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出席,与「时代力量」三名立委林昶佐、黄国昌、高潞.以用,及「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对谈。刘小丽因公务无法出席,其他受邀者届时都将出席。

      由于「时代力量」是「台独」政党,而该政党所举办的这场座谈会,所邀请的香港政治人物被视为「港独」,而且正在接受司法复核之中,有可能会遭到法院判决褫夺其立法会议员资格,而其所举行的座谈会的内容,又带有分裂国土的含义,因而这个事态,也就引发各方面的高度注意及警觉。但香港的几位受邀者似是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子,仍然坚持要前往台湾,与「台独」合流。实际上,其中的朱凯廸就对香港媒体表示,他们不怕被指为「勾结台独势力」,并表示自己身为香港人,有言论自由,「我有权咁样做(出席论坛)」、「把口生喺人哋度」,他无法控制。

      而在较早前,因为在宣誓时被指「辱国」的香港「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确定其不具立法会议员资格之后,却竟然大摇大摆地赴台谈「独」,与「台独」团体交流经验,大肆宣扬所谓「本土自决」,还不忘大赞「台独」言行,并煽动台湾民众「思考自主」。      

      这些事态显示,「港独」与「台独」大有暗中勾结公开化的趋势。值得注意的是,「港独」势力前往台湾,都是找「时代力量」,而不是找民进党。这是有区别的。民进党尽管有「台独党纲」,而且拒绝将之冻结,但民进党毕竟已经上台执政,对实施「台独」有所顾忌,因而还不敢公开大搞「台独」行为。「港独」团体可能觉得「不够辣」,不合自己口味。而且,可能民进党也担心,倘是高调接待「港独」分子,可能会惹来不利后果。实际上,民进党已经因为蔡英文与特朗普通话,虽然心里是乐开了花,但表面上却担惊受怕,担心遭到大陆方面的惩罚。如果再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港独」团体拉拉扯扯,可能后果会更糟糕。而「时代力量」因为是属于在野党,没有执政包袱,与「港独」接触无需前怕狼后怕虎;当然同样也是年青人,共同语言较多,「倾得埋」,实际上两者都是打著「民族自决」的旗号,因而一拍即合。

      其实早在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六至十七日,由李登辉创办的「群策会」主办,陈水扁主控下的「陆委会」和中华港澳之友协会协办的《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国际研讨会,在台北市圆山饭店举行,并由陈水扁和李登辉同台先后致词,及由白乐崎和中嵨岭雄分别作题为《香港与台湾:「选择」让结果变得不同」》、《「日渐没落的香港」与台湾未来》的专题演讲,就邀请了二十多名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及学者,新闻界等出席,而且大会还向包括香港与会者在内的每位与会者派发了由李登辉与中嵨岭雄合著的《亚洲的智略》一书,内有「由『中华民国在台湾』进展为『台湾中华民国』」、「台湾已重生为『新的共和』」、「『一个中国』主张已无法通行于世界」等章节,并派发了李登辉所著《迈向正常国家》小册子,而「五·一台湾正名运动联盟」也在大会上派发了《九月六日会师总统府,前进联合国》大游行的海报和召集书,声称「香港自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被中国并吞为中国的一个地区之后,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只是骗局一场」,鉴于「香港给我们的启示」,「确立国名正是时候」;而中嵨岭雄在演讲中,也胡扯什么香港回归是「历史上的错误」,并声称「对台湾而言,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做抉择的了」,「从现在算起,只剩下短短几年的时间。台湾一定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够打开新的局面,象美国和日本一样,打造一个有别于中华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呼吁「尽快独立」。因此,这是香港泛民与「台独」势力的首次大集结。

      座谈会的其中一项主题,是「从基本法二十三条看香港的自由、人权和法治」专题研讨,并分别由刘慧卿和涂谨申发表专题论文,并由陈水扁当年在台大法律系就读时的老师,从国际公法和宪法学的角度撰著为「台独」提供法律依据的李鸿禧担任评论人。刘慧卿则继在发表论文时,声称台湾「独立」与否事关台湾前途问题,应由台湾人民决定之后,在「圆桌会议」中又声称自己害怕「一国两制」。并声称在独裁的威权统治下,市民无从撤换不称职的政府;但可以透过革命推翻,或以非暴力的议会抗争推动和平演变;而在香港的文明政体内,实在无需订立防范人民颠覆政府的法例。刘慧卿的这些谈话内容,在台湾媒体上引发一片哗然。因此,当她后来在接受记者专访,看到台湾记者们以质疑口吻问及到她的这些言论时,又转口声称自己并非是反对「一国两制」,而是担心「二十三条立法」会冲击「一国两制」。

      值得注意的是,澳门也有个别激进青年,打著「本土」、「自决」的旗号,进行政治活动,这符合上述两个「台独」、「港独」团体的政治宗旨。其实,澳门的「本土」青年激进团体早就已经与「港独」团体交流合作,而且也曾效仿他们的行为方式,在澳门进行「民间公投」等活动。而更为值得注意的是,澳门的「本土」青年激进团体成员中,有人因为是在台湾读书,并曾参与「小英青年军」或「太阳花学运」的活动,或许暗中早就已经合流。只不过是囿于澳门的特殊环境,而不敢公开而已。但是他们与「港独」团体相比,更具「优势」,因为他们在台湾读书,熟悉「台独」政党及团体的语言及行为方式,甚至参加过相关活动。这反而是「港独」团体所不具备的,要「合流」更是「如鱼得水」。因此,更值得警觉。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