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时评
友情链接





还须继续设法堵塞港澳选举法的各种漏洞

2016-10-19    新华澳报

 作者:永逸

       「小小环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用这几句词句来形容香港特区立法会的几名「港独」分子,是最为贴切不过。这不,他们在十月十二日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宣誓时读漏誓词内容或加入誓词以外的内容,其中两名议员玩得火多终自焚,在宣誓时刻意使用侮辱国家、民族的言辞,更以侮辱性词语称呼中国,而终于引起人神共愤,同仇敌忾,遭到各界谴责,数十万市民连署批判,要求两人道歉;连过去较为宽容敦厚的科技学者,也出了声。据说今日更将会有十万以上的市民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好久没有看到香港正义市民是这么齐心,这样士气大振的了。

       这符合「物极必反」的辩证道理,更是一个极为难得的转接点。几个小丑的丑陋表演,激发起「沉默大多数」的义愤。他们已经被压抑得太久,早就憋不住了,但又没有适当的发泄口。他们搞什么「占中」及「旺角暴乱」,宣扬甚么「港独」,固然是违法乱纪,但由于他们抬出什么「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歪理,而且早就透过新传媒占领后控制舆论阵地,以「先讲先赢」的手法压倒正义的声音,因而被其占了上风,广大市民只能是「暗哑抵」。但这一次可却不同了,他们玩火玩出了火,以极为恶劣的词语来侮辱国家及包括自己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欺族灭祖,终于使得被压抑得太久的怒火如同火山岩浆般喷薄而出。只要能引导得当,可以顺沿目前的有利局面,让正义的理念和声音,再次占据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

       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本来,如果这几个小丑不是这样「玩?」,可能梁君彦的「英国居留权」问题,就将会成为反对派的「炮弹」,被炮轰得「唔死亦一身潺」。倘刚当选立法会主席就遭到猛烈攻击,其权威性和公信力的受损也就可想而知,今后就将会极难驾驭立法会的议事秩序,成为「跛脚鸭」。而小丑宣誓「玩?」事件转移了焦点,使梁君彦逃过一劫。

       不知是自己心中有亏,也知道自己未能做到「打铁还将自身硬」,因而也就「硬不起来」,还是『暗中感谢』这几个小丑帮助他转移了视线?梁君彦竟然未能坚持原则,只是「做一半」——虽然有裁定五名立法会候任议员的宣誓无效,但却又允许他们重新宣誓。而当律政司向法院申紧急禁令阻止梁颂恒及游蕙祯二人再次宣誓后,他却知会律师团队,反对政府提出的覆核,并声称除非法院颁下禁令,否则今日的宣誓安排,会照早前安排进行。结果,高等法院裁决驳回律政司的禁制令,准许他们今日再次宣誓。尽管说,法官作出这样的裁决,是基于其个人的「价值观」及「自由心证」,而运用其「自由裁量权」作出,但梁君彦的态度也很重要。实际上,法官就指出,立法会主席的态度,是他作出裁决的依据之一。

       不过,法官仍然留下余地,批准律政司申请司法复核许可,并将案件押后到十一月三日再讯。倘届时法官仍然裁决这两个小丑得直,很可能会助长「长『港独』志气,灭爱国威风」的怪畸社会风气,并使得立法会成为小丑们宣扬「港独」思想的舞台。因此,香港特区政府应当深明「民气可用」的道理,紧紧抓住这几天汹涌澎湃的民意,顺水推舟,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指证他们的所为违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关于宣誓的规定,推翻高等法院的裁决,褫夺此两人的议员资格。尽管可能又将会像「居留权」等那样,引发社会不安,但再不安也激烈不过「占中」和「旺角暴乱」。何况,在阵痛之后,就将会走上新的康庄大道,换来长期稳定。实际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居留权」问题,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时,也曾引起一阵骚动,但过后「释法」内容很快就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并等于是填补了基本法的一个漏洞。只要做好这项工作,就可从基本上杜绝这些小丑的恶行,换来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场的安宁及香港特区社会的稳定,还有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统一和安全的利益。

       本来,《香港基本法》第七十九条,有褫夺议员资格的规定,而两名小丑的丑陋表演,已经符合其第七款的「行为不检或违反誓言」的规范。但由于要将犯有此类罪过的议员驱逐出立法会,必须要有「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谴责」,难度较大,因为从香港的政治生态看,要「撬」几张反对派议员的选票以凑足三分之二,并不容易。

       《澳门基本法》也有同样的条文,就是第八十一条的第四款「违反立法会议员誓言」。但实施程序则较为松动些,只需「经立法会决定」即可,而无需三分之二议员通过,因为这个「决定」是一般性程序的「简单多数通过」。

       其实,如果当初在制定选举法时,能够适当引进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一些较为先进的经验,引进罢免当选者的部分内容,亦即是将选举与罢免捆绑起来,就省事得多。「罢免权」是对于不良的官吏或议员,在其任期届满前,人民可经由投票,提前终止其任期而予去职之权利。实际上,就以我国台湾地区为例,无论是「总统」选举,还是「立委」、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长、乡镇民代表等政治公职的选举,都是选举与罢免捆绑在一起的。因此,这两个法律的名称,就分别为《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和《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既规范选举的各种程序和方法,也规范罢免的程序和方法。而且在实践中,也确是有运用过罢免机制,对已当选并已就任的代议士实行罢免投票。

       比如,《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规定,一、公职人员之罢免,得由原选举区选举人向选举委员会提出罢免案。但就职未满一年者,不得罢免。全国不分区、侨居国外国民选举之当选人,不适用罢免之规定。二、「罢免案」应附理由书,以被罢免人原选举区选举人为提议人,其人数应为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百分之二以上。三、「罢免案」之连署人,以被罢免人原选举区选举人为连署人,其人数应为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百分之十三以上。四、「罢免案」之投票,应于罢免案宣告成立后三十日内为之。但不得与各类选举之投票同时举行。五、「罢免案」投票人数不足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二分之一以上或同意罢免票数未超过有效票数二分之一以上者,均为否决。

       而人民团体、工渔农会,以至是各学校的学生会等民间团体,无论是建制性的还是几个志同意合的朋友组织的团契,其选举办法也都是将选举与罢免捆绑在一起。因此,当年香港反对派发起「五区公投,全民起义」时,笔者就曾在本栏多次提出,可以参考台湾地区的《人民团体选举罢免办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关于「理事长、常务理事、常务监事、理事、监事辞职后,不得在原任期内再行当选同一职务,经辞职之理事、监事,不得退为候补理事、候补监事;候补理事、候补监事以书面放弃递补者,不得保留其候补身分」的规定,将其精神引进选举法,以补强选举法之不足。笔者的这个建议,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注意和兴趣,据说有向香港特区政府作了引介。而目前澳门特区政府拟制的选举法修订法案,也已引进了这个机制。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