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会新闻
友情链接





陈佐洱:坚持原则落实普选,推动香港民主政制发展

2015-04-26    全国港澳研究会

  

       4月24日,陈佐洱会长应邀接受人民网强国论坛访谈,就香港特首普选方案及基本法颁布25周年等有关问题与主持人互动交流。以下为访谈内容实录:

 

主持人:

       22日,香港特区政府发表《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公众咨询报告及方案》。这一方案的出台,标志着香港社会在普选之路上迈出重要一步。请问您如何评价此次特区政府公布的政改方案?

     

陈佐洱:

       日前香港特区政府公布的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方案是符合香港基本法有关规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的,同时也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兼顾了社会各阶层、各界别的利益和诉求,是一个合法可行、理性务实的方案。我对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政改三人小组勇于担当的精神和工作成就表示赞赏,为了出台这个方案,他们蛮拼的。

       能够2017年在香港实现了普选行政长官,将是香港政制民主发展道路上又一个里程碑,一次历史性的跨越。英国对香港实行殖民统治的156年里,所有总督甚至一大批主要官员都是从伦敦直接派来的,事前从来不征求香港民众意见,更谈不上搞选举、搞普选了。但是,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特区历任行政长官的人选都是由年满40周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20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是通过在香港当地选举产生后报请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充分体现了“一国两制”方针下的“港人治港”。而且,选举的民主程度一届比一届高,才20年就发展到最终可以实现普选了。

 

主持人:

       您认为政改方案的意义是什么?

 

陈佐洱:

       香港政制民主取得的任何发展,都是来源于中国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有关决定,政制民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外国赐予的,也不是香港固有的,是中央依法授权给香港的。22日公布的普选方案,毫不逊色于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历史和现行的普选制度。拿美国来说,美国建国后94年,黑人公民才获得选举权;过了144年,女性公民才获得选举权;到现在,美国的总统也还是通过普选和选举人团间接选举两轮选举产生,而且在全国得票最多的不一定能当上总统。

       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特首选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的一次地方性选举。这场选举必须按照中央的决定,根据本地的实际来依法进行。

 

主持人:

       请问陈会长,当前香港社会大多数是否支持政改方案?

 

陈佐洱:

       回答是肯定的。据4月21日香港《文汇报》报道,在政改方案公布前夕,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公布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90%的市民希望2017年普选特首;近70%的受访市民认同特首普选办法应按照香港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的原则制定;更有近70%的受访者认为,特区立法会议员应按民意投赞成票。可见,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是支持2017年依法普选行政长官的。因此说,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香港所有的从政者理当正视民意,顺应民意,来不得半点“任性”。

 

主持人:

       陈会长,您长期在政府部门从事港澳工作,目前又负责对港澳研究的国家级智库工作。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中央对香港发展民主政制所持的态度?

 

陈佐洱:

       正如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所指出的,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并最终达至普选目标是中央的一贯立场。这也是香港社会的共同愿望,既符合香港利益,也符合国家利益,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和支持。

       香港政制发展的法定程序已经进入关键阶段。真诚地希望香港社会各界广泛凝聚共识,把握历史机遇,努力推动,争取如期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人选由普选产生的目标。

 

主持人:

       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既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也要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必须坚持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请问陈会长,您认为爱国者的标准是什么?

 

陈佐洱:

       香港行政长官普选制度设计的宗旨就是要保证爱国爱港者当选。爱国者的标准,不单单是“不与中央对抗”就可以了,需要有更高的标准,起码要做到“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不仅是基本的政治要求,更是宪法、基本法明确规定的要求。在实行“一国两制”的中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怎能由不坚定爱国爱港的人来出任呢?

 

主持人:

       为什么中央对特首普选如此重视、香港社会更为此长期争拗不断?

 

陈佐洱:

       香港行政长官的普选不仅事关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也与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息息相关。所以无论在香港或是在内地,乃至在国外,看待这场普选不能只把眼光放在香港本地,要站得更高一点,看得更远一点。围绕普选的斗争的确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还是很尖锐的,这是由当今世界复杂多变的国际大环境,中国与西方大国博弈的大气候,以及香港特殊的社会政治生态所决定的。

       特区的普选之争,并不是要不要发展民主,快一点或慢一点发展民主的问题;也不是制度设计宽一点或严一点的问题,实质就是管治权的归属问题。而特区管治权是国家政权的一部分,兹事体大,不容有失。

 

主持人:

       去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简称“8·31决定”) 后,香港部分反对派组织及立法会议员声称不可接受的,更扬言如中央不做出修改将否决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香港社会也有部分人士提出中央与反对派应各让一步,使得方案能够顺利通过。请问,以您的看法是否有这种可能性?

 

陈佐洱: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具有严肃的法律效力,与基本法一同构成香港实行普选的宪制基础,不可撼动,更不可能撤回,这也是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按我的理解,中央在香港政改的原则问题上底线很清楚,为了维护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13亿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对国家和香港的历史高度负责,中央决不会拿原则、底线作交易。交易是买卖,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香港特区的管治权是不可以做买卖的。一些糊涂人必须放弃这一幻想。

 

主持人:

       香港特区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表示,在政改方案公布后,特区政府仍然会尽最大努力争取所有立法会议员的支持,包括反对派议员的支持。由此可见,政改方案能否通过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请问政改方案若无法在立法会通过会导致什么样的情形?

 

陈佐洱:

       现在,我对香港政改方案能否通过仍持相对乐观的态度,但确实存在着不确定性。如果在特区立法会审议阶段因为某几个人的历史性错误,使得香港与2017普选失之交臂,那给香港带来的伤害将远不单是政制发展原地踏步,伤害可能是多方面的。看见过杭州岳坟旁的秦桧像吗?历史是公正、无情的。

 

主持人:

       4月4日是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纪念日,回顾25年来的风雨历程,基本法实施近18年来,保障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成功实践。请问陈会长,您如何评价基本法这些年来的实施效果?

      

陈佐洱:

       近18年以来的无数事实证明,香港基本法保障了“一国两制”在中国的成功实践,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以及香港的繁荣稳定,这也正是香港基本法本身的成功所在。这期间,香港和内地涌现出一大批真心实意拥护基本法、积极推广、执行、维护基本法的团体和有识之士。同时事实也告诉我们,全面把握、整体理解香港基本法的各项规定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全面准确贯彻执行基本法也不是一个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过程,这是因为“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是世上没有先例的创新事业,也因为香港特殊的历史和现实原因。

主持人:

       有人认为,非法“占中”事件的组织策划者所以能蒙蔽、裹挟一部分年轻人走上街头,正好说明香港的青少年教育出了问题,有些年轻人对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认知存在偏差。你认为 “偏差”在哪里?如何弥补?

 

陈佐洱:

       我赞同上述看法,“偏差”就出在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片面认知上。要全面准确理解和遵守基本法,需要把握好“一国两制”的三个原则,即三个“不能平起平坐”。第一,“一国”和“两制”不能平起平坐,“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忽略了“一国”,“两制”就无从谈起。第二,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不能平起平坐,国家主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中国宪制决定的,被保留的港澳原有资本主义只能依附于国家主体而得以存在。第三,那就是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保持港澳的长期繁荣稳定也不能平起平坐,前者是国家头等大事,后者虽然与国家利益息息相关,但毕竟是局部的大事。

主持人:

       有中央官员提出要对“基本法再启蒙”、“基本法教育重新上路”,对此您是否认同?

 

陈佐洱:

       认同。在“占中”后的反思讨论中,“基本法再启蒙”、“基本法教育重新上路”的呼声正日益高涨。宪法和基本法规定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殊的管理制度,中央拥有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特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特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具有监督权力。基本法是一部全国性的法律,“再启蒙”既是特区的责任,也是中央的责任。之所以要再启蒙,就是因为虽然以往积极地推广基本法,但是效果还不够理想,尤其在香港特区还须化更大的力气,让贯穿基本法的法理精神和所有条文、附件的内容实质都走进政府,走进法院,走进课堂,走进工商、文化、传媒各界,走进不同阶层、不同年龄段的香港市民心里。为了祖国,为了香港,为了自己钟爱的事业和家庭,人人都来掌握这个无时无刻不与己相关的法宝。 

      

主持人:

       2014年发生的“占中”事件,让国际社会对于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的信心遭到重挫。请问陈会长,香港 “占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个什么性质的事件?真对香港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吗?

      

陈佐洱:

       香港去年发生的非法“占中”事件,从一开始就与香港政制发展紧密相连,它的矛头指向中央。反对派的第一个政治口号就是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撤回关于香港2017年普选和立法会选举产生办法的决定即“8·31决定”,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 “道歉”,然后要求一部分处理香港政治体制改革的高官下台,特首梁振英下台,在瘫痪交通、暴力冲击政权机构的行动中还出现了一连串反华反共、叫嚣香港“独立建国”的标语口号。他们的一举一动,和某国情治部门的一本“颜色革命”小册子里面指引的步骤基本上一样,和在欧洲、亚洲、非洲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步骤也几乎是一样的。所以,香港的这场“占中”、街头政治,是一场香港版的“颜色革命”。

       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活动,对香港的经济和市民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但遭受破坏最严重的是香港赖以繁荣稳定的支柱——法制和法治。作为地区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可靠性、持续性受到了质疑。

      

主持人:

       您认为香港未来繁荣稳定之路应如何走?

      

陈佐洱:

       在去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站在时代发展和战略全局的高度,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是治国理政总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阶段各地方、各项事业改革发展的基本遵循。全面依法治国的精神,当然包括全面依法治港。在3月举行的“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都强调了全面依法治港,那就是香港特区要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正是宪法为实施“一国两制”方针和制定香港基本法提供了法律依据。虽然香港基本法统领着特区的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等所有法律,但它和宪法的关系是子法和母法的关系。香港特区成立之日,就以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香港新的宪制基础。在新的宪制基础上办事、行政、判案,不讲宪法就不能完整理解“一国两制”,也就不能正确贯彻执行香港基本法。所以,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我们都必须理解、尊重、遵守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这是香港继续保持繁荣和稳定的基本前提。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